图片中心 -- 正文

蔡维德:中国区块链必须在监管下发展

  本文转载于《中国信息界》2020年1-2月刊,已获作者授权转发

  现在许多区块链系统设计是逃避监管的,这些必须更改或换掉,可监管的区块链才是中国应该发展的方向,在实现实时监管的同时也得到政府保护,避免出现风险。

兴城徽警投资有限公司

  虽然区块链应用还处于初期阶段,但在区块链热潮下乱象已显,出现了许多逃避监管和欺诈的问题,目前各国政府都在探讨如何解决。那么如何治理乱象加强监管?对此,《中国信息界》记者采访了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区块链研究中心科学顾问、中国信息界区块链研究院院长蔡维德,请他结合国外经验和国内情况,为我们分析中国为何需要在监管下发展区块链,又该如何监管。

  《中国信息界》:现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区块链市场出现了一些乱象,各国都在探讨是否需要对区块链加强监管,您对此有何看法?

  蔡维德:现在区块链乱象确实很多,中国的区块链市场也存在一些问题,数字代币市场非常混乱,很多以前的发币专家如今摇身一变就成了区块链专家。虽然中国在2017年9月就禁止ICO(首次币发行)等活动,但还是有一些组织到处宣传他们的链是“国家队”,是政府部门推荐的链;或者技术超前,是下一代的区块链;或者来自国内外名校的链。

  但是2019年2月英国FCA(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的报告认为,78%的ICO项目都是彻头彻尾的骗局,剩下的22%的项目可能还有“部分”骗局。数字代币暴跌后,许多数字代币公司现在已经倒闭或者其代币一文不值。部分国内外名校的链或是国家单位推荐的链,被证实是子虚乌有。名噪一时的EOS(为商用分布式应用设计的一款区块链操作系统)也被研究机构发现并非是区块链。

  《中国信息界》:您认为,在中国该如何对区块链进行监管?

  蔡维德:我建议以科技监管区块链和应用。

  英、美等发达国家在对区块链如何监管的问题上经历了一个探索的过程,其中的经验和教训可供我们借鉴。

  2015年,因为看到新型区块链技术极具创新性,英国率先提出监管沙盒计划。而且英国央行还发现,如果英镑以数字货币出现,会是320年来世界货币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突破,这会影响到全世界。2019年,美国也认同这一观点。

  为了实现监管沙盒计划,英国央行从2015年开始密集研究区块链技术。英国央行让新科技公司在特许的环境下从事实验并且给予监管指导。

  目前,世界已经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实践沙盒监管,累积了许多经验。可是大家却发现这个计划有很多缺点,例如流程设计粗糙,不是设计出来监管新科技的,而仅是让监管单位学习新科技。以美国为主的监管单位和科研机构纷纷发表文章指责这一制度不合理、不科学、成效低,认为英国央行如果想学习,应该自己花钱去学习。这些缺点在2018年就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许多国家都更改了原来的监管沙盒计划。

  对此,英国也认为原来的监管沙盒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进而推出下一代沙盒计划,即全球金融创新网络GFIN(Global Financial Innovation Network),这一计划并不实行监管,也不再发特许证给参与单位,只重视监管科技创新和国际合作,一同建立平台和进行实验。

  其他国家和地区,例如澳洲、欧洲、美国也提出了不同的取代方案。美国在2018年开始启动新型监管计划,是基于产业的监管,重视以科技来评估科技,以软件工程测试的方法来评估系统,这一计划已经用在美国医药供应链管理系统上。另外联合国民航组织也使用类似方法,建立了一个国际民航区块链产业沙盒(Industry Sandbox)。

  蔡维德:中国区块链必须在监管下发展

  英国的下一代沙盒计划和美国的新型监管计划都具有如下特色:

  第一,深度融合产业;第二,公开化、科学化、系统化评估;第三,基于产业标准。先制定产业区块链标准,再根据这样的标准建立产业沙盒;第四,商业化。沙盒以服务为出发点,扶持产业,最后还可以在产业沙盒上盈利。

  如果区块链系统和应用是“矛”,这些产业沙盒就是“盾”,美国就是要让“矛”和“盾”一起发展,互相扶持,互相监督。

  其实,在产业沙盒方面,中国才是第一个开发产业沙盒的国家,在2017年就开始开发泰山沙盒。泰山沙盒可以测试软件,还可以自动评估软件品质,如果软件在社区,还可以评估参与人员和追踪社区活动。自动评估系统可以比较一个项目和世界类似项目,通过这样的比较,对于项目是不是具有创新性一目了然。

  除了监管,中国还需要通过法律规制区块链。我建议,立刻在区块链相关应用、产业方面开始立法工作。现在世界一些国家已经在做了,美国、英国等使用现有法律对区块链进行解释;而瑞士则是重新立法,已于2018年12月拟出新法律框架,并在2019年补充了内容。中国需要在区块链和其应用上立法,因为区块链是不断进化的技术,所以立法也要逐步进行,图片中心首先是能够针对区块链使用和技术等进行立法,例如以法律禁止使用逃避监管的区块链和伪链,在司法、立法、执法、金融、民生、政务等方面提出对区块链的基本需求。起码先有一个比较简单的法律框架,以后在细节上再慢慢细化。

  重点是需要使用科技来监管科技,不能只使用法律来监管科技。现在数字法币是365/7/24(每天每时)交易,并且还是实时结算,这要求监管必须是实时的,不能出事后再找律师上法庭。因为实时结算表示资金当场支付,就算后来在法庭上赢了,资金也可能追不回来。

  《中国信息界》:那么,现在的区块链技术是否能够满足监管等需求?

  蔡维德:现在的区块链技术并不能满足金融和监管需求,以前,许多人提出区块链会改变世界甚至颠覆世界,但我一直在讲,区块链要先改变自身才可能去改变世界。实际上加拿大央行在2017年的实验报告中就讲到,现在的区块链系统还达不到金融系统监管规则的要求,如何能够使用?如果连在合规市场使用区块链都有困难,又何谈颠覆现在的金融界?

  加拿大央行在2017年率先使用PFMI(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来评估区块链系统,后来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也跟进使用,而PMFI是全球多个国家央行支持的标准,包括中国人民银行、美联储、法国央行、欧洲央行、英国央行等。加拿大央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评估区块链系统后都认为,现在的区块链系统不能达到PMFI的需求,其中包括区块链可靠性与安全性,而这两个特征一直都是区块链强项。这带来一个重要的信息:许多人一直认为区块链是可靠的和安全的,可是三个国家的央行却认为现在的区块链系统不可靠,不安全。

  所以“因为我使用区块链,我就改变世界”的想法只是以前区块链热衷者美好的理想,事实上,区块链技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对于目前市场上的区块链,需要实际评估。而据以往案例,很多区块链的功能和性能与实际评估的结果差距非常远。

  如超级账本,这个链在2015年12月发布,被中国许多机构采纳,而2017年居然爆出超级账本是伪链,是一个不安全的链。这件事虽然在中国区块链界有大量讨论,但中国还是有支持者。2019年美国摩根大通银行出文认为超级账本不是区块链。但是这时候中国已经成为超级账本的重灾区,伪链已经在金融和公检法应用上使用。

  在了解情况后,中国公检法系统表示监管这些系统必须到位。

  区块链自身要改变,而不是寄望于改变监管或者评估原则。现在许多区块链评估标准,都是给区块链系统量身制作的(例如共识机制的评试),而不是从金融系统和监管需求出发。

  刚才谈的产业沙盒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前面提的美国医药供应链管理系统标准就是以产业观点制定的区块链标准,这点和国内标准大不相同。

  建议中国建立区块链产业标准,或者使用现有标准例如PFMI。根据这些标准,可以开始更新区块链系统设计。例如交易可回滚性及可监管性是两个必须改的重要功能。现在的数字代币,例如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是逃避监管的,刻意设计系统让监管很难完成。监管的时候,监管单位必须快速找到相关的账户并搜寻到相关交易信息,但是比特币账户的数据结构让搜寻变得耗时。所以,这些系统设计必须更改或是换掉。交易可回滚性是现代交易系统必须有的机制,如果区块链不能支持交易回滚,就代表监管不到位。

  未来,可监管的区块链才是中国应该发展的方向。账户注册的时候监管,交易前监管,交易时也监管,交易后例如清算的时候还需监管,但同时也需要政府保护,这样才不会出现风险。另外,可监管的区块链设计应和以前的区块链设计不同,中国学者应该在区块链理论上做最前沿的研究,提高创新的能力,勇敢提出新区块链模型。

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针对疫情,提出“保企业”的四大对策,其中建议之一是主张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这一直观而朴素的建议,虽为非专业人士观点,但击中了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弊端和病痛,这也正是我们急需改革的地方。

  黄金跌破1660 !黄金还能避险吗?要不要抄底?

疫情爆发后,重庆、北京这些往日的“堵城”交通均变坦途,市民闭门不出,商场、饭馆纷纷打烊。在这些略显冷清的城市里,是快递员、外卖员让空城的心脏仍在持续跳动。京东配送员乔天和对《深网》表示,“春节期间在北京,路上跑着的几乎都是同行,隔着口罩都能认出来是谁。”

原标题:环球影业发布新策略,《魔发精灵2》上映加数字点播,遭影院抗议

今日早间美联储再度紧急降息,推出包括零利率和QE在内的一系列措施。

posted @ 20-03-25 06:39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拢妣服装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18 版权所有